nfl比分-大聯盟史上經典失言風波:老闆用球場廣播當眾罵球員「愚蠢」-娛樂城5樓

線上遊戲

nfl比分

-大聯盟史上經典失言風波:老闆用球場廣播當眾罵球員「愚蠢」-

娛樂城5樓

。即時熱搜[

Hawkeye

,

立法會選舉

],本週紐約大都會隊再次躍居大聯盟新聞頭條,不是因為他們逆轉了交易大限後的頹勢,而是因為他們的明星球員——Javier Baez 和 Francisco Lindor(還有 Kevin Pillar)——用「比倒讚、反噓球迷」的方式,來表達他們對大都會球迷噓聲的不滿。這起球員公然反擊自家球迷噓聲的事件,引發軒然大波,大都會管理部門啟動公關危機處理機制應對;當然,事件主角 Baez 和 Lindor 也在隔天向球迷道歉,表示並沒有要冒犯球迷的意思。球迷是職業運動員的衣食父母;球迷的存在,以及他們的關注與消費,支撐起了龐大的職業運動產業。所以就球隊公關的角度來說,除非球迷做了違規、違法、暴力的行為,不然球隊一定是要極力善待、討好球迷,而球迷發出噓聲(就算是對自家球員)表達不滿,是再合理、再常見不過的宣洩情緒方式,某種程度上,也是一種球迷對球隊和球員保持高關注的展現。這也是為什麼,這次「Baez 和 Lindor 反噓球迷事件」會導致那麼大的爭議和紛擾。如果說,球員公然挑釁或批評對球隊表現不滿的球迷,對球隊來說是一種公關災難,那從另一個角度切入:球隊老闆公然抨擊、辱罵自家的球員,不僅對球隊公關團隊而言是另一場噩夢,也可能引發球員的極度不滿和不信任。令人難以置信的是,大都會今年這兩者都算經歷過了。在「Baez 和 Lindor 反噓球迷事件」發生前,他們的老闆 Steve Cohen 就曾在推特上發文暗批自家球隊的進攻火力不足:「實在很難理解職業打者的產出會如此沒有效益。表現最佳的球隊通常都會有比較有紀律的選球。長打率和整體攻擊指數這些數據是不會騙人的。」沒有人規定,老闆不能公開地對球員的表現投下不信任票,可是這麼做對提升球隊戰力有幫助嗎?十之八九是沒有的,而且球員還得因此面對媒體的提問,處理一些不必要的場外風波,恐怕會因為分心而影響到場上表現。大都會今年種種的場外風波,以及老闆暗批球員的事件,帶出了筆者今天想分享的故事主題。大聯盟史上,曾發生過一件遠比上述案例引發更高關注的「老闆公開辱罵球員」事件。這起發生在 1970 年代聖地牙哥教士隊的失言風波,事發過程如今看來實在令人難以想像,不過它確確實實地發生過,也成為球團高層對外發言的最佳負面教材。這起事件的主角是促使麥當勞企業獲得巨大成功的幕後推手、教士隊史第二任老闆——Ray Kroc;而他做了什麼事呢?在球隊主場開幕戰當天,用球場廣播系統,當著自家主場球迷、自家球員、客隊球員的面,說道:「這是我這輩子看過最愚蠢(the most stupid)的一場棒球賽。」剛擴編不久便面臨搬遷危機的教士故事開始前,我們必須先聲明,Ray Kroc 在教士隊史上,至今仍然是一大偉人;因為要不是他,教士隊或許早就消失,成為被多數人遺忘的曇花一現隊伍。Kroc 可說是隻手把這支球隊拯救下來,並讓它繼續留在聖地牙哥。教士是一支在 1969 年大聯盟擴編下誕生的球隊,但才不過 4 年的光景(1973 年),他們就面臨被迫搬遷的危機,差點步上另一支擴編球隊——西雅圖飛行者(Seattle Pilots)——的後塵(只成立一年便搬遷到密爾瓦基,成為現在的釀酒人隊)。 只存在 1 年便被迫搬遷的西雅圖飛行者隊隊徽。 當時教士隊的老闆 C. Arnholdt Smith 因經營銀行不善導致破產,而且球隊的表現也一塌糊塗。1973 年教士的戰績為悲劇的 60 勝 102 敗,創隊前 5 年,他們平均每年得輸 101 場;此外,受到貧弱戰績影響,那 5 年他們的票房也非常糟糕,平均每場主場比賽只能裝進 7300 多人,5 年「總共」只吸引了約 297 萬名球迷入場。給各位一個脈絡,道奇隊從 2001 到 2019 年,幾乎「每年」的觀眾進場人次都超過該數字。財務狀況困窘的 Smith,早在 1973 年「季中」,

娛樂城bbq

就已經開始跟一些華盛頓特區的富豪協調轉售球隊、並讓球隊搬到華盛頓特區的事宜,希望能盡早擺脫掉這個戰績不振又賺不了錢的燙手山芋。聖地牙哥當地的政治人物,為了避免球隊搬遷,甚至提起訴訟要阻止這件事成局。不過等到 1973 到 1974 年之間的休賽季,教士所屬的國家聯盟開始擬定計畫,希望能從 Smith 手中暫時接下教士的經營權,自己找尋合適的新老闆,同時間考慮是否要把球隊搬到華盛頓特區。由於教士可能要搬家到華盛頓特區的傳聞甚囂塵上,而且有不少人認為已成定局,所以知名棒球卡製造商 Topps 提早製造了一批 1974 年印有「華盛頓」字樣的教士球員卡。後來我們都知道,教士沒有真的搬遷到華盛頓特區,所以這批球員卡可說是 Topps「錯估情勢」下的失敗品,不過因為其特殊和稀有性,反而成為球員卡收藏家們爭相蒐集的標的之一。 印有「華盛頓」字樣的 1974 年教士球員卡。 麥當勞大亨旋風入主就在此刻,這個故事的主角 Ray Kroc 登場了。Kroc 不僅是把麥當勞從原本僅僅一個只有 6 家分店的地方型漢堡餐廳,改造成全世界最大速食連鎖店的操盤手(財力可想而知),也是一個鐵桿的棒球迷。出身自芝加哥的他,曾一度想把小熊隊買下,只是遭到拒絕。 Ray Kroc 最為人所知的身份,是麥當勞連鎖速食店帝國的催生者。 有一天,在佛羅里達玩遊艇的 Kroc,看報紙讀到教士有可能轉售、搬遷到華盛頓特區的新聞,很快就決定要把這支球隊買下來。Kroc 行動力非常強,以可說是大聯盟球隊轉賣史上最快、最有效率的談判過程,買下了教士隊。《聖地牙哥聯合論壇報》(San Diego Union-Tribune)記錄下了整個簡短到不行的協商:但老實講,用 1200 萬美金的價格買一支像教士這樣的大爛隊,

九州娛樂城手機版

並不便宜,因為 2 年前,也就是 1972 年,George Steinbrenner 買下傳統名門紐約洋基隊時,只花了 1000 萬美金。無論如何,出手豪邁的 Kroc 以頗為戲劇性的方式,

線上球版

成為了教士隊史的第二任老闆,然而 1974 年球季之初,教士並沒有因為迎來新老闆、續留聖地牙哥就打得比較好,他們開季第一個系列賽作客道奇,3 場盡墨,而且輸得十分慘烈,總計只得到 2 分,並且讓後來贏得該季國聯冠軍的道奇狂得 25 分。「我這輩子從沒看過如此愚蠢的棒球表現。」悲劇的開季客場作戰結束後,教士馬上回到自家主場,進行對上太空人的主場開幕系列賽。「新老闆入主、避免了教士搬離聖地牙哥的命運」,這件事在教士球迷群之間還是發揮了不小的刺激激勵效果。超過 3 萬 9000 名觀眾在教士主場開幕戰當天,湧入了教士主場——聖地牙哥球場(San Diego Stadium)。當賽前儀式司儀介紹 Kroc 的時候,全場觀眾也起立送上如雷的掌聲。隨後 Kroc 拿起麥克風對球迷說道:「希望在老天爺和各位的助威下,我們今天能給對手難看!」語畢,球迷們報以熱烈歡呼。然而,教士非但沒有給對手難看,自己還被打得落花流水。教士先發投手 Steve Arlin 投不滿 2 局就被打 5 分退場,第二局結束時,教士已經 0 比 6 落後。雖然接在 Arlin 後面的 6 名教士後援投手,止住了大量失分,從第二到第七局只被再打 1 分,但教士打線在過程中也只擠出 2 分,沒能逆轉戰局。八局上,太空人再追加 2 分,此時他們已經取得了 9 比 2 的大幅度領先。看著自己剛買下的球隊,在主場那麼多自家球迷面前被對手碾壓,同樣身為棒球迷、滿載豐沛情緒的 Kroc,此時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不愉快,快步從老闆室走到媒體室,抓起廣播系統的麥克風,劈頭就說:話還沒說完,更離譜的事情發生了,打斷 Kroc 的說話。1974 年的春天,起源於美國大學校園的「裸奔」風潮席捲全美(原因眾說紛紜,一說是這些人太無聊,另一說是這些人想表達個人自由),甚至蔓延到了棒球場上,Kroc 話說到一半,忽然一個男性的裸奔者衝進球場內,向眾人展示他的「身材體態」。 邁入 21 世紀後,大聯盟賽場上仍偶爾會出現裸奔者亂入球場的脫序情形。 跟現場大多數球迷一樣目睹這脫序場面的 Kroc 立刻大喊:「把那個裸奔的傢伙趕出去!送他進監牢!」等球場保全把場面控制下來之後,Kroc 繼續用廣播系統對球迷說:聽到新老闆竟能大聲說出球隊表現不佳的事實、跟他們感受到一樣的痛苦,現場球迷都感到十分驚喜,給予熱切的歡呼;不過球迷不是唯一一批聽到 Kroc 這段話的群體,在球員休息區和牛棚裡的兩隊球員們,也都聽到了 Kroc 這番言論,而想當然爾,他們對於「愚蠢」這樣的措辭,不是特別開心。失言激怒聯盟和工會,Kroc道歉止血比賽結束之後,身兼教士隊球員工會代表的明星一壘手 Willie McCovey 表示: McCovey 職業生涯大部分時間都效力巨人,但曾在 1974 到 1976 年間效力教士。 就連教士的對手——太空人的球員——也聽不下去,太空人球員工會代表、內野工具人 Denis Menke 就說:怒火難遏的 Menke 後來向大聯盟球員工會執行長 Marvin Miller 提出投訴,得知這件事之後,Miller 也替他的會員們感到非常不滿,對外說道:「試想看看,

娛樂城真人百家樂

要是今天是一名球員,被總教練換下場後,用球場廣播系統大聲罵他的總教練很蠢,那會是怎麼樣的一個局面?我想那球員一定會被罰款或被禁賽吧!Kroc 做的事情,就跟這情況差不多。」向來跟球員工會唱反調的資方共主——大聯盟主席 Bowie Kuhn,在這件事情上也罕見地跟球員工會執行長 Miller、球員站在同一陣線,

捕魚機爆機

要求 Kroc 對外發表聲明,向球員道歉。 大聯盟首任球員工會執行長 Marvin Miller(左),與 1968 至 1984 年間擔任大聯盟主席的 Bowie Kuhn。 眼見自己為了逞一時爽快闖了禍,同時惹怒大聯盟主席和工會老大,Kroc 也很識相地在後來發聲明道歉:Kroc 也說,那個在他說話說到一半忽然鬧場的裸奔者,也是讓他失去理智、口不擇言的一個原因。Kroc 說:「那傢伙無疑是火上加油,真的是太讓人不爽了。」Kroc 這個在棒球史上難得一見的「誠實暴走」,雖然搞得聯盟主席、老闆、球員都很生氣,但教士球迷似乎卻非常捧場,十分欣賞這位真性情、實話說出球迷心聲的新老闆,並用實際進場的行動來支持他。即便教士在 1974 年的戰績依然不振,全季輸了超過 100 場比賽(102 場),但教士卻完成隊史首度單季累積破 100 萬名進場觀眾的紀錄。(教士票房增加的真正原因仍沒辦法確切得知,有可能是球迷想看新老闆再次「誠實暴走」、更多的裸奔者,也有可能只是球迷單純覺得球隊有新的變化很新鮮。)失言風波難忘懷教士要等到建隊的第 14 年,也就是 1982 年,才首度讓單季勝率上到 5 成,不過至少 1974 之後到 1993 年之前,他們都沒有再單季苦吞百敗。Kroc 在失言風波之後,大部分時間保持低調,直到 1979 年,Kroc 因為對外表達有興趣網羅 Graig Nettles 和 Joe Morgan 等知名球星,而被聯盟主席 Kuhn 認為是在以不當手段干預交易市場,遭到罰款 10 萬美金。這件事令 Kroc 非常不開心,於是他乾脆把球隊的日常經營交給了女婿去管,不再怎麼過問球隊的事。1984 年 Kroc 去世,享壽 81 歲。那年,教士在球衣袖子繡上 Kroc 全名的縮寫「RAK」(Raymond Albert Kroc),紀念這位惹出一些風波、但是是真心愛棒球、也讓教士得以續留聖地牙哥的老闆。也是在那年,教士爭取到 Graig Nettles 的加盟,季末他們更能拿下隊史首座國聯冠軍。 Graig Nettles 身著 1984 年繡有「RAK」紀念字樣的球衣。 1984 年,教士獲得隊史首座國聯冠軍,可惜在世界大賽敗給老虎。教士隊至今仍未獲得隊史首冠。 現在回想,要是當年 Kroc 沒有脫口而出「愚蠢」(stupid)這個字,而是用一些其他較為委婉的詞彙替代,也許就不會鬧出這麼大的風波。另外,這起事件也不禁令人好奇,要是像 Kroc 那樣的行為發生在社群媒體發達、人人都能有管道發聲的今日,又會是怎麼樣的一番情景?對比「1974 年的 Ray Kroc 辱罵球員事件」、「Baez 和 Lindor 反噓球迷事件」、「Steve Cohen 暗批球員打擊不振事件」,會發現三者的共通點是當事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公開失言成份,

鑫利娛樂

並且引發當下棒壇的高度關注。筆者認為在未來,「Baez 和 Lindor 反噓球迷事件」、「Steve Cohen 暗批球員打擊不振事件」勢必也會像「1974 年的 Ray Kroc 辱罵球員事件」,成為會不斷被提起的棒球史上經典失言、公關危機案例。 延伸閱讀大谷遭批不會說英文引反感 ESPN應開除失言評論員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,Tyler Gilbert的無安打比賽史上最接近完全比賽的無安打比賽:Ernie Shore 完美收拾 Babe Ruth 的爛攤子大聯盟開幕賽史上的唯一! Bob Feller「狀況不佳」的無安打比賽印地安人已經40年沒出現無安打! 一覽大聯盟30隊最近一次的無安打比賽交易大限一通漏接的電話,徹底改寫了水手隊史多達33局的跨日大戰:美國職棒史上最長的比賽零職棒經驗,也能打大聯盟?Allan Travers「一日大聯盟」的傳奇故事 歡迎收聽全球首個中文的大聯盟 Podcast:《Hito 大聯盟》想參與更多運動議題討論?歡迎到大將軍豪洨專區-什麼都聊廢文區、運動狂人 Sports Maniαc! ※ 歡迎訂閱「運動視界電子報」,分享給您運動圈的故事、觀點、知識與感動!,運彩報馬仔
Scroll to Top